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17-02-15 17:11 来源:光明乐跑 万霁萱 我有话说
2017-02-15 17:11:23来源:光明乐跑作者:万霁萱责任编辑:万霁萱

    68岁的跑者关景学来自辽宁本溪,强调68这个数字,是为了把他与众多跑者加以区分,以此而独特、愈加闪亮。他是一名业余的马拉松精英跑者,年龄意味着须臾,意味着岁月对身体的打磨;精英意味着卓越,意味着四季更迭中的持恒训练与被汗水浸透的时间衣襟。

    年将半百,关景学决定与过去的身份告别。他开始跑步,日复一日,尝到了甜头。2004年他第一次站上北京马拉松赛道,也因此走进了为他敞开的世界。

    正值花甲,关景学来到北京,正式以业余马拉松精英选手身份崭露头角。63岁参加厦门马拉松,跑出了2小时56分42秒的全马PB。

    跑者无畏,因跑不凡。

    他是燃烧的跑者之魂,每奔跑一步,就会有全新的视野与静待的蜕变。

    1.初装的弱冠,是白色,是懵懂,也是预知的天赋。

    关景学1949年11月8日出生在辽宁本溪,这位与新中国同一年诞生的人,或许注定不会平凡。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号称钢铁之都的本溪,是关景学魂牵梦萦的家乡

    谈到家,每个人的心口都会被轻轻击中,这个被刻印的名词,对关景学来讲也是温暖而幸福。这个包容与见证他每一步成长的钢铁之城,给了关景学刚毅的性格和怎么也不服输的狠劲儿。

    作为一张崭新的白纸,关景学接受着身边一切环境人事的浸透。在谈到“小时候发生的什么事儿与跑步结缘”的问题时,他轻微的停顿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小时候看到父亲跑步,也算借此对自己的一个影响。”说的轻描淡写,或许实则因为是天赋异禀,双腿奔跑带起的身体飞扬,因袭见到父亲跑步,也因基因捆绑细胞,早与血液相容。

    年少时期的关景学并不突出,在人群里中规中矩,行事低调严谨。从学校毕业后,他进入了当地的纺织厂,做了一名与跑步毫不相关的工人。刚开始工作,关景学被分配到了设备部,虽说他在人群中并不打眼,可做事认真、执拗,非得要一拼到底不认输。这样的他,本以为会为厂子出力,但是同部门的人态度懒散,做事随意马虎,每天上班的任务除了打牌就是养神,喝大酒侃大山,工作早被忘在脑后。这份在外人眼里吃闲饭赚工钱的“美差”,关景学偏偏看不上,他努力每天都给自己找点儿事做,哪里都捣鼓研究一下,最终还是无法违背初心,找到了合适的机会,和领导提出了要换部门的申请。领导看上了关景学身上的冲劲儿,把他调到了车间,辛苦,却能学到一门儿手艺。

    来到车间后,关景学如鱼得水,年轻人的那股子热情被调动的淋漓尽致。当时车间进了一批日本设备,全车间的人都感到新鲜,每个人都用个一两次,机器免不了出现一些故障。因为是设备部出身,关景学想铆劲儿靠自己把设备修好,也不去吃饭,就一个人生扛,费了很大的气力才终于修好了设备。车间的人觉得关景学有点儿傻,偏得自己去做,可他却觉得高兴,因为总算做成了一件事儿,可算给自己的初心一个交代。

    第一次真正与跑步结缘,还是在工作后。当时厂子组织了一场运动会,车间里没有人报名400米,大家都缩着不肯上前。在此之前,关景学并没有认真跑过步,用他的话来讲,就是“在那之前都不知道什么是跑步。”他犹豫着没有主动报名。眼看运动会临近,车间主任找到他说,“小关,我看你就行,你去跑吧。”就这样,带着一脸的懵懂与骨子里的狠劲儿,关景学跑了一个第一回来,实打实的与跑步展开了第一次正面相交。

    做事认真严谨,有言必行,动心忍性,有始有终,外加骨子里不服输的狠劲儿,强烈的上进心与自我认同感,这一切的品性操守,有序而持久的打磨着关景学的人生,在未来二十年后的时日中,延迟却深刻的作用于他年深日久的马拉松训练。

    2.觉醒的不惑,是绿色,是抽芽,也是出新的锋芒。

    1997年,关景学的身体出现了不适感,人已中年,他却不想就这么步入无所作为的阶段。或许是注定要与跑步牵绊,关景学选择了跑步作为锻炼身体的一种方式。刚巧厂子旁边有标准的400米操场,每次下班,他都先去跑一跑再回家。

    当时的本溪,乃至放眼整个中国,有意识跑步的人很少,无须赘述有组织、有秩序的跑团。“命里有时终须有,”当地的一家跑团刚好利用操场进行日常训练,关景学每天就跟着他们跑,刚开始被他们落下很多,过了半年,他已经能自如的跟上跑团的训练内容,身体也好转了不少。一次休息时,关景学坐在操场旁,跑团的教练和他搭话,第一句就是,“你来和我们一起跑吧。”

    也是这一次的邀请,关景学真正的走进跑步的世界,开始了自己业余的跑步生涯。作为觉醒后的中年跑者,他珍惜与坚守每一次的训练,与跑团里的人相互鼓劲儿,因为跑步,人变的单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模式简单而平和,每个人都奔着跑步的目标,“壮心未与年俱老”。

    不跑步的时候,关景学就去爬山,本溪的山多,他选择离家近的一座,有事儿没事儿就爬一次,练速度、练耐力、练心气儿。

    并没有多余的目的,事情因为简单而美好,关景学通过爬山掌握了正确的呼吸方式,懂得了如何跑才能保护膝盖,懂得了更省力的上下坡技巧。命运暗自掩埋了他生命中的多次伏笔,处处相连,紧密扎实,细密的串起关景学看似平凡的生活,注定日后犹如一次火山喷发,不论朝夕,不曾停歇。

    与跑团的人相处久了,2001年,有一个跑友推荐关景学跟着他一起去参加泰山国际登山节,他想都没想,一口应允。比赛当天,跑友指着前面的一个男人,“他很快,你只要跟住了他,拿名次就没问题了。”还是年轻气盛,关景学打量着令跑友敬畏的人,看起来和自己别无二异,仗着自己在当地跑过好成绩,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比赛开始的前半段,关景学拼劲全力,咬牙紧跟,可渐渐地,身体还是吃不消,最终在后半段跟丢了那个很快的人,只拿了一个第四名。谈到这里,关景学亮着眼睛,轻微眯起,“也感谢那场比赛,我见识到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参加登山比赛的关景学

    登山比赛结束后,关景学回到本溪,没拿到预期名次的他并不气馁,反而庆幸,目标再一次被冲刷的清晰,人也更加执着而单一。再后来,随着训练的加重和更科学的系统,他有了更具体的一个目标,“跑一场马拉松。”

    2004年,55岁的关景学站到了北京马拉松的赛道上,第一次跑全马,关景学有冲劲儿没经验,有天资没技巧,却跑出了3小时1分40秒的好成绩。虽然并不是个人PB,可他却并不觉得遗憾,毕竟事情刚刚冒头,作为一匹“新马”,关景学闯进了这个世界,锋芒逼人,无所畏惧。

63岁全马破三,68岁征服世界,从波马先行出击!

    2004年,第一次参加北京马拉松的关景学

    零四年从北京回来,没出几年,厂子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当时女儿刚到北京发展没多久,正处在需要事事用钱、砸实基础的阶段。关景学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女儿,一咬牙,为了赚钱,放弃了本溪舒适的生活,一个人来到了鞍山打工,默默地扛起不应让女儿担忧的天。

    已近半百的关景学,不挑工作,只求找个出钱更高的地方。与纺织厂的工作不同,那时的他每天都很累,有时披星戴月,无人倾诉,只剩下跑步。一次照例下班,关景学依旧跑出单位大门,却被看门的人拦下。“你每天都下了班跑步,第二天还有力气干活吗?”看门的人满脸不解,在普通人的眼中,每天辛苦工作后的最大奖赏应该是赋闲在家,积蓄力量,好能隔天更好的工作。

    “这你就不懂了,你不跑,所以你不知道。”关景学笑笑,没有多余的解释,对于不懂的人,说再多也无济于事,在普通人的眼中活成另类,才会因此不凡。或许在当时的关景学眼中,活着,就是跑起来,义无反顾,就是即使日出触不可及,即使身心疲倦,还有双腿可以跑到山巅,众揽苦心后的风景。

[责任编辑:万霁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