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舟 划出人生精彩

2017-06-16 09:25 来源:人民日报 
2017-06-16 09:25:52来源:人民日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在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项目上有这么一支参赛队,队员来自各行各业,有教师、护士、个体户、企业职工、农民;平均年龄40岁,且跨度很大,既有20岁出头的学生,也有年近六旬的老者。

  队员们经历各不相同,但为了共同的爱好走到一起;比赛成绩几乎垫底,但这丝毫不影响队员们的热情。走上全运会赛场,队员们觉得自己“站到了人生的巅峰”。这支队伍,就是北京市龙舟队——一支完全由基层群众组成的队伍。

  下苦功,克服困难勤琢磨

  马玲玲,一名普通的私企会计,下个月将迎来49岁生日,玩龙舟只有3年时间。“一开始觉得技术不好掌握,腰如何发力?桨如何拉水?都是看着别人,他们怎么做我就怎么做。”马玲玲说。

  像马玲玲这样经朋友介绍开始接触龙舟运动的,在这支队伍里是普遍现象。这样的“打开方式”给北京龙舟队打上了“草根”的烙印,同时也意味着他们的龙舟队缺乏真正的专业人士,对于如何划好龙舟,很多时候他们都是靠自己琢磨。

  比如,在家如何练习划桨?小板凳和破笤帚是最佳道具。龙舟队男队队长王志林说:“有拿擀面棍的、有用登山杖的,最后交流经验,觉得拿笤帚最像在水里划的感觉,在家我们都这么练。”后来,马玲玲的爱人开动脑筋,“发明”出用自行车轮内胎当拉力器,增加徒手划桨阻力,舍弃小板凳,改坐在床边,模拟效果更加真实。训练装备和方法升级之后,训练强度明显加大:马玲玲大腿磨破两次,内胎拉断两根,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一次。尽管如此,这种训练方法还是作为优秀经验在全队推广。

  得知可以参加全运会,大家的训练热情就更高了。国企员工杨秀云今年51岁,为了增加体能,她两只胳膊各绑两公斤的沙袋,每天走5—10公里,小时候的中长跑训练打的底子发挥了作用;北京农学院的大学生赵凯和单竹在学校游泳池边上进行划桨练习;训练日,平谷区的体育老师王文国带领着该区10名队员早上5点动身向训练场进发……

  北京龙舟队50多名队员都在为参加全运会比赛尽心尽力,“喜欢,就没有什么不可以(坚持)的,伤病?我们自己调整呗。”杨秀云说。

  上赛场,对照先进找差距

  作为第十三届天津全运会龙舟预选赛举办地,6月初的广东东莞麻涌已经进入盛夏。湿热的空气让北京龙舟队的队员们非常不适应,面对来自国内的其他参赛对手,队员们真切感受到了差距。“到那一试水就傻了,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郑瑞国说出了队友的感受。

  郑瑞国,自己干些小买卖,尽管只有34岁,但划龙舟已有7年,历经划手、舵手、鼓手等多个位置,经验丰富,目前在北京队中司职鼓手,负责全队平时的训练比赛。作为龙舟上总揽全局的角色,北京的大小比赛郑瑞国都没落过,人送外号“北京第一鼓手”,但是这次全运会比赛对他触动很大。“划桨的技术动作没什么问题,关键还是默契程度”,郑瑞国说,“我打算将原来的训练方法推倒重来,什么桨频、桨距全部忘掉,重新练习。”

  划龙舟,讲究的是齐心协力,只要有一个人出现问题,节奏全乱。“我们总说不到一块儿去,一直以为是因为体能差异,但其实也不见得是这样,现在希望达到的境界是不管体力好差,都在一个桨频,不管多少人都能划得像一个人一样。”郑瑞国说。

  这很不容易,因为北京龙舟队队员全部来自基层,没有受过什么专业体育训练,此次全运会只是选拔平时技术水平相对优秀的队员参赛,其他方面就很难兼顾。比如,与其他省市龙舟队清一色的20多岁壮小伙子相比,40岁的平均年龄是北京队一大劣势。由于队员来自北京各个地方,而且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从选拔组队到上场比赛,集训时间不到两个月,“人家都是有组织的脱产训练,最少的都训练了15天,人家训练时间按天算,我们满打满算就12个小时。”王志林说。

  尽管不利条件很多,但北京队在全运会上全力以赴,划出了自己最好成绩,“输是输了,但不丢人。”舵手刘建刚说。

  全运会,推广龙舟遇良机

  比起北海和颐和园的昆明湖,玉渊潭公园的八一湖并没有那么响亮的名声,但在北京市民心中八一湖是最亲近的,上世纪80年代之前出生的北京人很多都有在湖中畅游的美好记忆。出于安全原因,八一湖早已不能游泳,但是作为北京市龙舟训练基地和比赛场地,八一湖的“新角色”近些年逐渐被人们熟知。

  在八一湖建立龙舟训练基地,是北京市龙舟运动协会2010年改选后的有力举措,活动部部长张煜介绍说,北方龙舟运动发展很大程度受到水域限制,“不是买条船就可以下水,为龙舟比赛和训练提供机会和条件,是协会主要工作之一”。

  由60多名龙舟爱好者组成的“冲浪号”龙舟队就受益于此,他们当中有11人代表北京队参加此次全运会比赛,王志林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冲浪号”龙舟队的负责人。在训练基地建立之前,“冲浪号”四处流浪,转战过延庆妫水河、平谷金海湖……“那时我们一无经费二无场地三无教练,队伍差点散了,现在我们可以免费训练,多亏了市龙舟运动协会。”王志林说。

  与广东、福建等地相比,北京是龙舟运动的“欠发达地区”。此番全运会之行,张煜对如何在北京地区推广龙舟运动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差距很大,收获很大。龙舟运动,还得依靠比赛来推广”,张煜说,“不然谁知道八一湖还能划龙舟呢?”

  目前,北京市主办的龙舟比赛除了品牌赛事北京“和谐杯”龙舟赛之外,还有北京高校大学生龙舟赛以及延庆、顺义、海淀等区县主办的龙舟赛。“我要重新挑一批队员,去参加中华龙舟大赛”,王志林说,“原来就看自己这片天了,我们还是要出去多交流。”

  全运会给北京龙舟运动带来了深远影响,“我相信,这次参加全运会是北京龙舟运动发展和提高的转折点,一定会带来改变。”张煜说。本报记者 范佳元 季 芳

[责任编辑:郝魁府]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