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齐沙漠越野赛出人命 赛事管理敲警钟

2016-01-07 15:05 来源:国家体育总局  我有话说
2016-01-07 15:05:52来源:国家体育总局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嘉年华成悲剧,这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事,但它的确发生了。2016年1月3日,从结束的第二届“现代汽车杯”库布齐越野嘉年华上传来不幸消息:一名参赛车手命丧库布齐。

死亡的原因,有待公安部门做最后鉴定,但赛事管理暴露出的问题仍值得我们深思与警醒。

据悉,本次赛事是由一家民间俱乐部举办,活动名称虽然叫“库布齐越野嘉年华”,但在网络社区上发布的公告明确提到:“倾力打造中国沙漠顶级赛事”,比赛“按照汽车拉力越野锦标赛比赛方式进行”。“第一天河道赛段(64.2公里),第二天河道+沙漠赛段(64公里)”,可以说是典型的中长距离越野赛形式。

由参赛车手提供的名单显示:本次比赛有160辆越野车、26辆utv(全地形)车参赛。赛事有路书、有电台、有救援车组织者操作模式应该是按准专业路数走,但在管理上存在明显的疏漏,突出表现在:参赛安全标准把控上“漏洞大开”。在记者采访的五名车手中居然有三名没有验车就直接参赛,实际漏检数也可能不是很大,但放在每辆车上就是百分之百的隐患。更大漏洞还在于驾驶076号赛车的袁姓车手居然没有领航,在裁判黑白旗下可以发车参赛,这是长距离越野赛不可想象的事。这也导致了袁姓车手从高高沙丘上翻滚、无力与外界联络时,没有了第二联络渠道的可能。

据了解,参加这类民间赛事量产组的赛车是没有防滚架安装强制要求的,而这绝对是长距离越野赛一大忌。“要是有这样那样的限制人家也就不来了。”这也是组织者以参赛数量做筹码说动地方政府、赞助商进来,相应放宽安全标准管控的重要诱因之一。事实上有许多事故,如果组织者、参与者严格按规程去做,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恰恰是人们带着侥幸心理,视安全为麻烦,把规程当儿戏才酿成了这类悲剧的发生。

第二是赛事监控无力。国家级的赛事可以借助卫星系统随时跟踪每辆赛车所处位置。地方民间赛事出于办赛成本考虑,用不起这套设备但也可以通过在赛道搭建中继台、设立有裁判蹲守的pc检查点、派遣追击车、设置观察哨等手段搭建起一个指挥中心与裁判、车手相互联络的通讯网。而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嘉年华赛事组织者在ss2赛段,原先设置有两个pc点,但不知为何取消了。中继台在第一赛段(靠近响沙湾)这边也搭建过,但它并没有完全覆盖出事的ss2赛道的全部。64公里的赛段(其中50公里为沙漠赛段),没有观察哨,没有pc点,结果导致076号赛车已完全偏离赛道,整个比赛结束,组委会接获报告才知道:有车手失踪。

信息混乱拖延了救援时间。当晚赛事组织者分两批、共八辆车进沙漠搜寻,无果而归。第二天,一会儿有消息说“人车平安”、一会儿“有人看见车手已退房”、再后来有信息说“上午十点失踪车手的手机开过一次”机,按定位点搜索过去发现是一个镇,返回沙漠再找,还是声讯全无。直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向鄂尔多斯公安局求助,出动救援直升机才找到失踪车辆,而车手已无生命迹象。

取消赛事审批权之后,社会办赛呈现红火景象。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光地方、民间举办的越野赛事就有五、六十场。这些赛事要不要向当地体育局、公安部门报备,现在成了模糊的问题。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与发展,越来越多的民间赛事通过网络平台招集人马,“群里振臂一呼,出了事谁又都说跟自己没有关系。”就在库布齐嘉年华结束之后,又有人在网络上推出“谁是真英雄—2016新疆(库木塔格)六锅连穿沙漠穿越活动”,还特别在公告里提出:必须是单人单车,不能借助外力(参加穿越活动的车辆可以互相救援),如发现违规将视为自己认输。参加活动过程中发生的一切人身伤害,交通意外事故均属个人行为,与本次活动的组织者和赞助单位没有任何责任关系。

出了问题,真得跟网络组织者没有任何关系?动用社会资源参与救援就得政府买单?我们的专业规范管理该如何跟上这一网络化时代带来的新的变化,这的确是新常态下我们面临的一大难题。没有退路,必须攻克。

(周萌)

[责任编辑:yfs001]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