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首页> 体育频道> 要点新闻 > 正文

为冬奥改行

来源:中国青年报2022-02-23 09:4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冰点特稿第1253期

  为冬奥改行

  王紫妍在跨界跨项集训队和队友合影。受访者供图

  郑大体院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在塔沟武校进行跨界跨项选材。受访者供图

  王紫妍在跨界跨项集训队和队友合影。受访者供图

  王晓兵和苏翊鸣在日本集训时合影。受访者供图

  杜晓娇在北美杯美国帕克城参与钢架雪车比赛。受访者供图

  王晓兵(左二)和苏翊鸣(右一)在日本集训时合影。受访者供图

  对一群生活在河南武校的学生来说,奥运会离他们很远,又似乎很近。

  这些没接触过冰雪运动的武校生排着长队,身上贴着号码牌,在陌生的外国教练面前空翻、侧手翻,再通过体能测试和专项测试,优中选优。

  2018年,为了备战北京冬奥会,国家体育总局在全国范围内挑选了一批苗子,进入跨界跨项国家集训队,试图挖掘、培养有冰雪运动天赋的运动员,弥补中国在冰雪运动上的多项空白。

  最终,真正出现在冬奥选手名单上的,是极少数。以河南省为例,跨界跨项选材从8万人中初选3000人,送到国家集训队300人,最后进入北京冬奥会赛场的只有2人。

  跨界

  12岁时被家人送到濮阳杂技艺术学校学蹦床的王晓兵,迷恋在空中停住的感觉:双脚用力向上跳,身体腾空,两个空翻,绷紧全身肌肉,维持住“飞起来”的状态。

  尽管那只有1.5秒。

  可完成这1.5秒需要好几年。他躺在蹦床上,用背部的力量用力向上弹起,脚掌顺着垂直的墙面往高走,借助弹起的力量完成上墙的动作。光学这个上墙的表演,他得练3年。

  他没计划过未来会蹦得多远、多高,杂技学校的毕业生,大多当杂技老师,或是做点和杂技相关的小买卖。他的同学说,杂技生要熬好几年苦练一个动作,一辈子熟练掌握十几个杂技节目,最好的出路是进入世界顶级马戏团。

  迷恋飞起来的感觉也是单板滑雪运动员必备的素质。2018年,一条新的出路摆在王晓兵面前:杂技生的身体素质好,有技巧性动作基础,有强大的身体控制力,具备冰雪运动员的素质。当时,濮阳杂技艺术学校选拔了100个学生参与了这个项目,王晓兵是其中之一。

  他愿意参与的理由很孩子气——好玩,体验一把滑雪,还不用花家里的钱,“大不了就淘汰呗!”

  王晓兵的父亲是卡车司机,母亲是家庭主妇,一家人从没滑过雪。通过选拔后,他只是简单告知父母一声,就跟着大队伍,去北京学滑雪。

  郑州大学体育学院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刘志伟主任介绍,虽然河南省没有发展冰雪运动的场地、队员、教练,但有丰富的跨界跨项的人才资源,登封的8万名武校生是选材的重点。

  少林塔沟武校的学生王紫妍回忆,武校的生活枯燥、单一,学生不能用手机、一年回一趟家,吃饭、回宿舍都要列队,开会时让学员蹲下,以便教练看到每一个人。唯一的娱乐是在训练室用器材和垫子做掩护,玩捉迷藏和老鹰捉小鸡。夏天天气热,大家躺床上聊天,比谁嗓门大,洪亮的笑声飞出吱吱呀呀的老木门,在幽暗的宿舍走廊里回荡。

  第一次上滑雪板,王紫妍双腿颤抖着直冲下去,因为不会刹车,跪着摔了出去。

  但她爱上了和风阻对抗的感觉。她从小不喜欢被拘束,小时候看到别人家没修好的房子,她手一撑就翻进窗户,在里面烤红薯,把墙都熏黑了。

  4年前,滑雪外教来选人时,王紫妍正在训练室的软垫上练习轮臂拍地,需要两臂快速抡起在空中画圈。练武多年的人肩膀关节就会像抹了润滑油,画出的圈完整、平滑。

  这是套路动作中的一个,套路是一种武术动作组合。起跳要稳,落地要轻,为了加强身体控制力,他们有时会在室外的水泥地上练习。

  进入集训队后,武术培养出的身体惯性,让王紫妍完成雪上的技巧动作时更轻巧、流畅。转弯时,她改变重心,腿部发力,小心地转换滑板的前后刃,同时在正确的时间点缓缓蹲下,在雪上留下一个漂亮的“S形”弧线,她感觉“棒呆了”。

  跨项

  收到选材邀请的,还包括各省份的田径、赛艇、篮球等项目运动员。

  杜晓娇有一双和成人男性一般大的手。当年教练去小学选材,就相中她一双胖乎乎的大手,这预示着她个子会比较高,适合练赛艇。她果真长到了1.83米高,肩宽臂长,身材匀称,对一个赛艇运动员来说,这是先天优势,能划得更远。

  她16岁进辽宁省赛艇队,是队里较年轻的队员,按运动员正常的上升趋势,杜晓娇接下来的目标是进入赛艇国家队。

  命运在她20岁那年绕了个弯。那是她刚到了要出成绩,正冒头的阶段。教练突然带着她出门,“带你去玩个好玩的”,然后把她送到钢架雪车跨界跨项的选拔现场。

  在当时,这是一项少有人知的冰雪运动项目。她临时上网搜索,印象最深的介绍是,外国一个女性趴在橇上,以几乎贴地飞行的速度,拐过好几个弯,急速往下冲。

  她的身材在钢架雪车项目中有明显的优势。她体重75公斤,趴在橇上滑行时,比标准体重的女性重力加速度更大,下滑更快。教练鼓励她跨项,“这是个新项目,干好了会有更多可能性。”

  她加入了钢架雪车国家集训队。和她同宿舍的舍友赵丹是个小个子,瘦瘦的,年纪也小,擅长跳远。钢架雪车起步时需要推橇助跑,再借助初速度的惯性快速滑降。参与集训队的队员各有优势,大多来自田径项目——田径运动员爆发力强,在助跑阶段有优势,能获得更高的初速度。

  钢架雪车国家队在2015年成立。当年,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但在北京冬奥会要举办的109个小项中,约有1/3我国几乎没有开展过。跨项选拔的运动员总带着原先的印记:练摔跤的体型大,在雪板上总是很稳,“控制能力更强”,而练体操的有更好的平衡性和柔韧性。

  杜晓娇真正意义的第一滑,是从半山腰开始,被教练推下去的。她听到头盔两侧呼呼的风声,四肢感觉到冷,如果头抬高了,风会往胸口钻。

  “没那么可怕。”到了终点,她暗自松一口气。

  自由

  像是推开了一扇新的门,谁也不知道会迎接什么。

  那些守着严格规矩的武校学生,跟着集训队,抵达新西兰、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在新西兰看牧羊犬怎么放羊、看当地人怎么给羊剃毛,在美国看在水上漂的浮动房屋。她们每天晚上都要学外语。休息时,外国教练带她们去玩卡丁车、蹦床,不过也是以竞赛的形式,第一名奖励冰淇淋。

  “我们以为没有朋友的,毕竟身边都是对手,但实际上刚刚相反。”这些十四五岁的女孩把友谊看得很重。打闹是她们的日常,当王紫妍摔了跤,练双板的武校同学路过时,会用手杖敲她的帽子当作打招呼。

  在教练给他们播放的比赛视频里,王紫妍最喜欢捷克单板滑雪运动员埃娃·萨姆科娃,她叫埃娃“胡子妹”,因为埃娃每次大型比赛前,都会在的嘴唇上画两撇胡子。“她希望自己滑雪能和男孩子一样强”。王紫妍睁大了眼睛,用手在嘴上比划模仿埃娃,“我好羡慕她哦,她是我女神,我想和她一样强。”

  那个怀抱着“大不了就淘汰”想法的皮孩子王晓兵,在集训10天后,真正爱上了滑雪。

  他的舞台再也不是那一小张蹦床了,而是一整个滑雪场。借助脚下的单板,他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动作就做什么动作,相比而言,“蹦床太小了”,动作也相对固定。在滑行时,他能明显感觉身体和精神都变得更加自由。

  王晓兵尝到了冰雪运动的甜蜜,突然有了人生目标,想留下来继续集训。而且,他摔倒的次数变少了,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这个心里不藏事的男孩,甚至难得地失眠,在脑子里一帧一帧像放电影一样,回放训练的失误动作。他对自己的要求变得严格,滑得不好,吃不下饭,恨不得给自己来两拳。

  他的成绩,扛住了国家队一轮又一轮的淘汰,在早期训练时,他甚至保持前五名、前十名的成绩。

  他花了一年时间,学会了double900的高难度动作。这个动作极其依赖腹部核心力量和空中感觉,每次腾空后,他在心里默数,“1、2”,落地后,他发现,自己已经在空中完成了两个空翻,并旋转了两圈。

  他偏爱那些非常规的动作,有风格。绝大多数动作,运动员借助上坡,滑板先行再腾空,但他喜欢的rodeo动作,要求运动员身体先跃起、蹦高,滑板跟上,再腾空,这样身体在空中舒展得更开更大。有时做出这个动作后,他会忍不住高呼一声,鼓励自己。

  杜晓娇也同样在钢架雪车训练里找到乐趣。她的滑行速度慢慢上升到120公里/小时,相当于汽车在高速公路行驶的最高时速。状态好的时候,她感觉逆风滑行的阻力也变小了,很顺畅,轻松地下滑。

  这项运动显然比赛艇刺激许多。每次高速行驶,她的精神要高度紧张、专注,要在每个弯道即将到来时,及时地做出拐弯的操作,“相当费脑”。抵达终点时,她还得琢磨,刚刚在哪个弯拐早了?

  对王紫妍来说,单板滑雪障碍追逐就像一场历险。单板滑雪障碍追逐是竞速运动,她们要在雪道中穿越各种障碍,并以最快速度超越对手、到达终点。她最喜欢飞跃小跳台,她会把身体缩得很小,“像空中的小鸟”,在雪上升起落下,就像小鸟掠过水面又飞起。

  过波浪坡的时候则是紧张居多,她的身体会随着波浪有节奏地起伏,膝盖像弹簧一样压缩又弹开。这时速度快,没法刹车,如果突然刹车,“就会像车祸一样,直接翻倒在地上”。另一个紧张时刻是和对手离得很近,甚至在一个平面时,她害怕被超越,更害怕对手摔倒影响到自己。

  由于下肢力量不足、体重较轻,王紫妍刚开始压不住滑雪板,身体会有往任何方向倾倒的可能性。纤瘦的王紫妍不想输,这个爱美的女生每天吃饭都在队友走后留下,往肚子里继续塞鸡翅、鸡蛋等高蛋白的食物,胖了10多斤。她还会每晚睡前加练100个仰卧起坐。她在这里像“打了鸡血”,“对我们来说,教练来不来都一样”。

  压力

  初尝了竞技体育的甜蜜后,压力也接踵而至。当集训队更换场地时,就会淘汰一批队员。淘汰点名一般在机场进行,两拨儿人就此分岔,奔向不同的目的地。

  王紫妍形容,接连不断的淘汰让她觉得“总也走不到尽头”。刚开始淘汰,没走的和走的人都使劲哭,“后来习惯了就没哭过”。她送别了一个又一个队友,当3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5人时,“我觉得那时候已经到最后了”。没想到,这个项目在南京还有一个队伍,又冒出来十几个女孩,她必须卷入新的竞争中。

  “我们不知道一共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们要多少人,只有时间是明确的。”王紫妍说,“只要坚持到2022年冬奥会就行。”

  她曾在跃过跳台时摔出了脑震荡,她永远记得在空中失控时的无助,以及后脑勺撞击地面发出的闷响。那本是她状态巅峰的阶段,那次脑震荡以后,她每次上雪场都发怵。再加上淘汰压力大,她的胳膊拉伤,在接下来的测试赛中被淘汰。

  相比状态好的时候,杜晓娇状态差的时候更多。有时候操作有误,不仅钢架雪车滑行速度下降,她还可能会遇到撞击。

  过去的身材优势,让她在遇到撞击时,伤得更重。她肩宽体重,四肢修长,趴在橇上,裸露在外的面积比别人大,重力加速度也大,一旦发生撞击,她会撞得更猛,受伤面积更大。很长时间里,她的双腿满是淤青,翻身睡觉都会疼醒。

  她开始察觉到赛艇和钢架雪车之间的差别。赛艇讲究团队协作,要求运动员有耐力,能坚持。但钢架雪车是个人项目,需要判断力、爆发力。

  她的短板开始凸显:在起跑阶段爆发力不足,跑得慢。

  起跑前,外国观众习惯敲锣打鼓,配合着“GO!GO!GO!”的呐喊声,运动员可以踩着鼓点,逐渐加速度。她总是踩不到节拍上,别人的呐喊助威,反而让她的脚步越来越乱,在起跑阶段,就落后他人。

  “如果能解决起跑的问题,加上体重优势,你就更有优势了。”

  “哪天突然来感觉了,你就跑得快了。”

  “一直认为你有戏,去2022年冬奥会。”

  她听过各种各样的期待、鼓励。当她一时无法提高起跑成绩时,这些声音在耳边更加响亮。她变得自卑,自我指责,在异国他乡,偷偷哭过几次。

  为了鼓励自己,她在头盔上绘画:宇航员在一片星空中飞往2022年的方向。那是她的心愿。

  她和队友们没有人确信自己会留到最后,但有队友说,哪怕到时当个试滑员,给运动员看看路,也值了。

  离队

  2021年年初,杜晓娇已经在队内竞争中多次成绩垫底,她坦然接受了自己跑得慢的事实。

  她当然喜欢钢架雪车,但她不一定要作为运动员上场,而是真正享受这项极速运动带来的刺激、快乐。

  2021年3月,她回到辽宁省赛艇队。她同样喜欢赛艇,一点也不排斥长时间的耐力训练,甚至享受逼近体能极限时,强迫自己突破极限的瞬间。

  重新回归赛艇,意味着要付出加倍的辛苦。第一天训练,她在重复性强的耐力训练中,一度感觉静不下心,发躁,双手被船浆磨得起泡。她明显感觉体能下降、身体机能老化,以前睡一觉能恢复,现在得缓半天。

  她昔日的队友,如今已经进入赛艇国家队,拿了全运会冠军,她有时会后悔跨项的决定,但她也知道,如今的自己,变得更加成熟、理性。这是钢架雪车送给她的礼物。

  在备战北京冬奥会接近4年的时间里,最初那批人,在不同阶段,离开了队伍。

  浙江省的陈盆滨是其中之一。当初,工作组与这个极限马拉松运动员聊了一个多小时,极力说服他参加越野滑雪——这个被称为“雪上马拉松”的项目。他拒绝了。他在浙江海岛长大,从来没接触过滑雪。

  两个月后,当陈盆滨在美国,用33小时21分32秒,在273公里越野赛中夺冠后,他的心态有了微妙的变化。他刚满40岁,希望挑战的事变多了:想证明40岁的运动员也能跨项参与奥运,还想证明南方人也能上冰雪。

  更隐秘的心思是,他在马拉松比赛中经常看到有人受伤,渴望学习更科学的运动知识,而国家队能教会他这些。

  可这个马拉松冠军,尽管能学习跑步上千组跑姿动作,却在持续一年多的冰雪生涯里,始终找不到滑雪的发力点,究竟应该用手臂、肩膀、还是其他部位使劲?

  他意识到,很难在短时间内把越野滑雪发展为体育强项。它需要一代又一代运动员、教练、辅助团队,多次尝试,形成系统的训练体系,具体到某块肌肉宽度要训练到多少幅度,最适合吃什么,如何按摩、拉伸。

  他找到更适合他的舞台,离开了越野滑雪国家队,办了一个倡导科学运动的创业公司。

  王晓兵的拐点在2020年年初到来。滑雪训练过程中,他意外摔倒,导致锁骨粉碎性骨折。一个月后,他刚养好伤,忍不住又去训练,再次摔伤锁骨。

  对运动员来说,伤病带来的影响更多在心理层面。身体的伤恢复后,他变得谨慎、胆怯。他的进步变慢,追不上队友的训练进度。

  他需要更多时间才能完全克服这种心理。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假如他上不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再等4年,那他已经25岁,很难与年轻的、冒头的运动员竞争下一届冬奥会的名额。

  更何况,当时在队内,还有像苏翊鸣这样更年轻、更早接触滑雪、有天赋的运动员。王晓兵开始考虑主动退役。

  后来他想,如果性格能稳一点,不莽撞,或许不会有那两次受伤,他在国家队能待更久,但滑雪受伤是常事,“想了也没用”。他有时会后悔,如果他12岁那年不是学杂技,而是开始练滑雪,凭着他那股劲儿,可能会走得更顺一些。

  分野

  退役后,王晓兵告别了蹦床,决定当一个滑雪教练,把快乐放在第一位,“我要滑到老。”

  他终于可以在滑雪场上随意摇摆,看见小山包想跳过去,看见有人就想绕一下,不用再担忧受伤以及康复。他每天都去滑雪场的公园里玩,那里有长度更短、高度更低的道具,像极了微缩版的大跳台和坡道障碍技巧训练。

  他的学员最小4岁,最大50多岁。在杂技学校的同学也成为他潜在的滑雪学生。

  苏翊鸣进入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那天,他正在吉林省松花湖滑雪场教学。苏翊鸣上场了,他暂停了教学,拉着学员,站在雪道上,捧着手机看了这场决赛直播。

  当看到屏幕里的苏翊鸣做出了1800转体的动作时,王晓兵忍不住叫出声来,他和学员科普,“全世界不到10人能做到这个动作”,要在空中旋转5圈。

  他最喜欢的单板滑雪运动员马克思·帕罗特也参与了这项比赛。29岁的马克思·帕罗特在2018年被诊断出癌症,化疗了12次。痊愈两个月后,马克思·帕罗特回到滑雪场训练,最终夺得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项目的金牌,苏翊鸣摘银。

  他全程关注北京冬奥会,苏翊鸣资格赛获得第一名那晚,他喝了一顿大酒庆祝。冬奥会开幕那天,他和苏翊鸣等队友共同的教练佐藤康弘,难得地在沉寂多时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段长语音:感谢他们的付出,对那些中途离队的运动员表示抱歉、请求谅解。

  那些无缘参赛的队员,用“必胜”“好运”给群里的苏翊鸣献上祝福。王晓兵大喊了一句中文,“小鸣牛×!”他知道,佐藤肯定能听得懂这句话,这是早前老队员教的中文词,代表着“好”“棒”“爱”和“加油”。

  参加北京冬奥会的177名中国运动员中,约有1/5来自跨界跨项选材,雪上项目更是有近一半为跨界跨项选材运动员。“虽然没法再参赛,但三亿人参与冰雪他们也有一份功劳”。有人评价这些被淘汰者。

  一些集训队队员回到省队训练,他们是所在省第一个练习该项目的运动员,将成为这些项目在该省发展的开拓者。

  滑雪的轨迹不仅仅留在了雪场。有人回到河南武校,走在大街上想滑雪动作想得入神,就会突然蹲下来“做一个抓板动作”。

  一些武校的学生们记得,他们在世界各地集训里学会了很多生活礼仪,比如吃饭不要吧唧嘴、和长辈说话的时候眼睛要看着对方。有队员原来每次离开一个训练地,自己的房间都乱糟糟的。一个带队的北体老教授要求他们,就算赶不上飞机,也要收拾完房间再走。

  有队员说,“感觉自己越来越开放”,以前和陌生人一说话就脸红,什么事都要想很久才敢做。现在不管碰到什么新事物,他都会“先试试”。

  与冬奥的距离

  王紫妍被淘汰回家了。她把父母挂在显眼位置的二青会奖牌收起来,在家玩了3个月,没事就躺在床上反复想自己的失误,“一直问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够努力”。

  但她还是喜欢滑雪。在购物网站上,她把好看的面罩、雪服、雪镜加入收藏夹,对待滑雪板“比对自己的脸都爱惜”。3个月后,她回到了塔沟武校,准备3年后参加单招,报考北体的滑雪专业。她不得不拾起套路动作,“在武校肯定要跟着练武术”,不过她把重点放在体能训练上。

  她心里一直没迈过被淘汰的那个坎儿,她不想看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比赛。女子坡面障碍技巧资格赛那天,在房间里上网课的王紫研被母亲拉了过去,母亲说,“你要坚持坚持,这里面都有你了”,王紫妍很生气,但看见中国选手出场,她没走开,看完了全程。虽然荣格“从头失误到尾”,但王紫妍还是在选手尽力滑过终点时湿了眼眶。

  杜晓娇如今的生活,离冰雪运动很远了。她正忙着用身体与测功仪对抗。

  测功仪是赛艇运动机器,类似于健身房的划船机。在赛艇项目新的比赛规定里,只有测功仪达标的运动员,才能去水上打比赛。为了更快达标,杜晓娇主动制订符合自己的训练计划。

  一些变化已然发生——钢架雪车的训练习惯,迫使她善于思考,在训练中多反思,多判断。以前体能最佳的时候,她靠着蛮力就能在赛艇比赛里获胜,不怎么用技巧。但现在,她不再追求体能为王,而是时刻思考着,怎么划更科学。

  她偶尔会遗憾,早前在国外训练钢架雪车时,忙得没时间滑雪。钢架雪车和雪橇共用同一条赛道比赛,但她从没体验过躺在雪橇上,顺着滑道下滑的感觉。

  为了体验冰雪的快乐,她和朋友去了冰雪乐园游玩,和用冰做的冰墩墩合影。她那顶头围大、绘满2022期望的头盔,在她离队后,由一个男队友接手,这位男队友是北京冬奥会的试滑员。

  杜晓娇在赛艇界有了新榜样——一位30岁、生完孩子又回归赛艇队的老队员。虽然老队员力气不如年轻队友,但是手一搭上桨,熟悉的“水感”总能帮助她划得更远。那是天分、技巧、长年训练的综合产物,不被时光所盗走。

  杜晓娇也希望自己像这个老队员一样,运动寿命长一些,更长一些。

  辽宁省赛艇队的队员,都因为她,知道了钢架雪车这项新运动。她的前舍友赵丹,站到了冬奥赛场,作为首次参与钢架雪车项目比赛的中国女选手。

  赵丹比赛当天,杜晓娇做了5公里测功仪、8组力量训练、2小时自行车训练,然后,和赛艇队的现舍友,观看了前舍友赵丹的比赛。直播结束,她倒头睡觉。明天还有新的训练在等着她。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魏晞 焦晶娴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编:杨帆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铁路迎来春节假期返程客流高峰

  • 贵州开行节后首趟高铁务工返岗专列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素有“魔鬼城”之称的大同土林,是经过数万年第四系上更新统马兰组和第四系下更新统泥河湾组共同演变形成的奇特地质地貌。
2023-01-28 17:31
2023年1月26日,福建省福州市非遗展示馆,畲族演员现场舞蹈展演。该展示馆推出了畲族非遗、传统纺织技艺、现场舞蹈展演等迎新春活动,邀市民、游客共庆新春佳节。
2023-01-27 07:52
2023年1月24日,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紫阳古街热闹非凡,吸引了广大市民和游客前来观光游览,乐享春节假期
2023-01-27 07:47
内蒙古乌兰察布:雪后火山别样美
2023-01-25 16:37
兔年的中国“味道”
2023-01-24 17:12
欢乐的节日
2023-01-23 17:40
2023年1月21日,祁连山国家公园甘肃省张掖段肃南片区雪后美景。一场降雪过后,祁连山国家公园甘肃省张掖段肃南片区,远处的巍峨祁连山脉被皑皑白雪层层包裹,苍松翠柏,矗立其间,雪后草原,分外妖娆。
2023-01-23 11:22
2023年1月19日,雪霁初晴的甘肃省张掖七彩丹霞景区,在晨光照耀下,丹山沟壑明暗鲜明、韵律奇妙、唯美如画。
2023-01-20 09:31
2023年1月18日,郑州北车辆段熔接工正在对货车车辆配件进行切割作业。
2023-01-19 10:03
2023年1月17日晚,山西省运城市“关公故里中国年”盐湖七彩灯会在河东池盐文化博览园中禁门广场举行
2023-01-18 09:54
 2023年1月15日,全球首架C919国产大飞机抵达青岛胶东国际机场进行验证飞行。
2023-01-16 18:36
2023年1月14日,“一眼千万年——世界琥珀艺术展”在广东省博物馆开展。该展精选700余件琥珀原矿、虫珀、植物珀、琥珀雕件、琥珀饰品、琥珀文物和琥珀艺术品,配合馆藏动植物标本,讲述琥珀的形成、分布、分类等有关科学和人文知识。
2023-01-16 10:25
2023年1月15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花卉市场品种繁多,购销两旺,不少市民到这里选购鲜花,迎接新春佳节的到来。
2023-01-16 09:21
2023年1月13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庐陵文化生态园色彩斑斓,呈现出赏心悦目的冬日美景。
2023-01-15 10:46
2023年1月12日,安徽省马鞍山市雨山区人武部依据《军队功勋荣誉表彰条例》,联合军地有关单位举行“送立功喜报”仪式,向二等功臣江伟家送去“二等功之家牌匾”、立功喜报和立功奖励金,营造了“崇尚荣誉 建功军营”的浓厚氛围。
2023-01-13 11:26
2023年1月12日,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全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比上年上涨2.0%。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比上年上涨4.1%。从12月份当月看,CPI同比上涨1.8%,涨幅比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PPI同比下降0.7%,降幅比上月收窄0.6个百分点。
2023-01-12 17:45
2023年1月11日凌晨,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有限公司干部职工利用高铁“天窗”,对济郑高铁郑州万滩黄河公铁大桥进行全面检查养护作业
2023-01-12 10:19
2023年1月9日,游客在重庆市沙坪坝区的磁器口古镇游览。春节将至,千年古镇磁器口景区,熙来攘往、游人如织
2023-01-12 10:16
2023年1月10日,在湖南省郴州市安仁县,南华大学第一临床学院的研究生开展送医送药下乡的志愿者活动,他们走村串户给当地老百姓检查血压、血氧饱和度,开展义诊服务,送去健康关怀。
2023-01-11 10:19
加载更多